霍玮嘴张大了,随即脸上满是失望的表情,嘟囔道:“是这样啊,那只好算了,欧尼真可怜。”

   顾倾城此时正走到旁边的小吧台,亲自为威廉煮咖啡,听到儿子这么说,回头看了看他,心里哭笑不得,想着自己家儿子果然是个小土包子,居然同情起人家小王子。

   威廉似乎对霍玮的说法很有兴趣,干脆很有兴趣地问道:“可以跟我聊一聊,为什么觉得,欧尼可怜吗?”

   霍玮忽闪了一下大眼睛:“欧尼跟我说,他每天早上七点钟就要起床,然后上好多课,学什么希腊语、法语……反正好多好多,我学英语就累死了,他比我更累,而且,欧尼高兴的时候不能咧嘴大笑,不能像我们一样在地上打滚儿,不会爬树,更没劲的是,吃饭的时候不许说话,还有什么……我想不出来了,反正就觉得欧尼一点都不开心。”

   “玮玮,就你话多,说完了没有?”

   顾倾城这时训斥了一句,毕竟欧尼是威廉的儿子,顾倾城担心霍玮童言无忌,让威廉尴尬。

   “玮玮说得没有错,我的儿子真的挺可怜,完全复制了我的童年,可我却没能帮得了他。”

   威廉说着,自嘲地笑了起来。

   霍玮这下得意了,冲着顾倾城伸了伸舌头:“妈妈看到没有,欧尼的爸爸也觉得他可怜呢!”

   “我觉得欧尼挺好,至少比你乖巧,懂礼貌,像一个小绅士,”

   顾倾城端着咖啡出来,瞧着霍玮道:“你要是学会人家十分之一,妈妈真要笑死了!”

   威廉接过顾倾城递来的咖啡,低头抿了一口,随即笑道:“欧尼给我打电话,说他的新朋友非常非常可爱,能听得出来,他对玮玮十分羡慕,欧尼居然跟我说,他很想去爬爬中国的树。”

   雪中和你一起度过的日子

   感觉受到夸奖的霍玮,这时已经手舞足蹈起来,索性围着玥玥的学步车,开始对她做鬼脸。

   “够了,到外面去玩你的小蜗牛吧。”

   顾倾城赶起了霍玮,心里想着,幸好霍玮和欧尼只接触了一次,时间长了,说不定要遭人嫌弃,会把人家小王子带坏。

   霍玮却不着急出去,转头对威廉道:“叔叔告诉欧尼,我还有好多好玩的东西没跟他说,只要他来中国,我能让他再不想离开了。”

   “行了,显摆完了吧,还不出去!”

   顾倾城好笑地瞪了儿子一眼。

   霍玮嘟了嘟嘴,到底转身出了工作室。

   站在学步车里的玥玥,拿指着霍玮离开的方向,看向顾倾城,“嗷嗷”地叫了两声。

   “玥玥乖,别跟你小哥哥学,那就是个傻小子,以后绝对少不了你爸爸的胖揍。”

   顾倾城说着,自己先笑了起来,随即过去打开窗户,探出头瞧了瞧又在外面自娱自乐,在橱窗的石阶上跳来跳去的霍玮。

   威廉也走到窗边,伸头瞧了瞧,笑道:“你的孩子们都非常可爱,尤其是玮玮,身上充满了活力,难道欧尼会喜欢他。”

   “可我却羡慕死了,你和玛丽有一个像欧尼这样懂事听话,完全是小绅士的孩子,”

   顾倾城说着,无奈地摊了摊手:“我这小儿子从会走路说话,就开始调皮捣蛋,什么样的祸都敢闯,成天还跟自己的小妹妹争夺宠爱,实在让人头疼死了。”

   “孩子天性就该如此,”

   威廉的目光又投向了地上,还在那走得不亦乐乎的玥玥,此时,玥玥已经在地上开始跺脚,两眼瞧着顾倾城,看来是有些累了。

   顾倾城走过去,把女儿从学步车里抱起来,又走到窗台前。

   威廉拉拉孩子的手,凝视了片刻,道:“我的女儿艾尔莎也是个非常可爱的孩子,现在被我外祖母接去了她在英国乡间的古堡,他们居然在让艾尔莎学习欧洲宫廷礼仪,我想,过不了多久,艾尔莎会成为一位标准的挪威公主,美丽,矜持,看不出喜怒,再没有孩子应有的天真和朝气,真让我这个当父亲的泄气。”

   顾倾城听得出来,威廉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抱怨,只能笑了笑,劝道:“你的家族和我们这些普通人完全不一样,所以教育孩子的方法,可能也大相径庭,其实从你身上就可以看出来,王室这种精英教育,也未必就是错的。”

   威廉挑了挑眉毛:“精英吗,我怎么觉得自己更像是被操纵的人偶?”

   威廉笑得有些无奈:“然后,我的儿女依旧如此。”

   “不要……那么悲观。”

   顾倾城有些不知道如何劝解了。

   “我一直希望的,是艾尔莎和欧尼能和普通的孩子一样长大,她们可以调皮,可以不听话,甚至犯错误,我只想要她们能感受到幸福,可惜,我一直忙于那些无谓的工作,忽略了孩子们,我想,这是我的失职,而玛丽……”

   威廉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好一会后,叹了口气,道:“玛丽非常适应王室的生活,不仅以王室成员的身份严格要求自己,还把她那一套加至诸于孩子身上,实在……怎么说呢,让我厌恶!”

   顾倾城:“……”

   很明显,在教育孩子的方面,威廉对玛丽有不少抱怨,只是威廉用到了“厌恶”一词,让顾倾城实在想不到,不过毕竟是人家夫妻的私事,顾倾城只能在旁边听听而已,也不想做出任何评价。

   “其实玮玮的提议很不错,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欧尼跟你们去中国。”

   威廉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顾倾城有些吃惊,想了片刻,回道:“我们当然欢迎,不过……”

   威廉耸了耸肩,将咖啡杯放到旁边:“当然,目前是不可以的,过一段时间吧,等我的事情有了结果,如果我被剥夺了王室继承权,我就有了自由,我甚至都打算好了,带着孩子们到世界各地旅行,让他们学会像普通人一样开心就大笑,悲伤就大哭,再不要压抑和隐藏自己的情绪。”

   顾倾城望着威廉,突然生出了一丝担忧:“你的问题……很严重吗?”

   威廉看了看顾倾城,问道:“如果我说,我是被政治利益绑架,你相信吗?”

   “我相信!”

   顾倾城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老司机深夜释放自己 无限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