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f2抖app下载链接

() 只见那踏江而行的人影到了黑衣人头目附近猛的朝着水中一踏,犹如朝着水中扔进一颗千斤巨石,嘭的一声,发出一道惊天巨响,无数的水花,水浪被溅到空中,高十数米,等到黑衣人头目再往大江里面看去,人影已经消失不见。

“卧槽?难道是幻术?”黑衣人头目揉了揉眼睛,整个人都有些懵逼,能够水上漂,那至少也得是先天宗师级强者才能做到,甚至一般宗师级强者也不过是用劲力凝固江水在水上行走罢了。

刚刚那道人影的气势简直太过吓人了,在水面上跑都是等闲,关键的是那人可是逆江而来,差点没把黑衣人头目的三观崩碎了,这得何等的伟力才能做到?每一步都需要承载河水的巨大冲击力,一般宗师都玩不起。

“请问大西瀑怎么走?”一道平淡的声音从黑衣人头目背后传来,声音无悲无喜,却平白无故为黑衣人的夏天增添了丝凉意。

黑衣人头目表情木然的转过头,一道轻飘飘的少女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少女表情淡然的看着他,让人不寒而栗,她明明并不高大,穿着也并不金贵,除了身上极其干净以外,几乎都与绝世大高手占不到边。

不过只有黑衣人头目发现,这少女平凡的外表站在太阳下,居然隐隐有气吞万里如虎之势,而有这种气势的人无不是一方至强者,又或者皇室上位者。

黑衣人头目其他地方一动也不敢动,只有身子和头转了过来,别看他追杀李化眉时气焰何等嚣张,但是现在可不是拼骨气的时候,眼前的少女多半是一名宗师境已经站在了绝巅的老妖怪再世为人,甚至半步转元都未必不可能,说得好听,他是大师,放在一般宗师掌控的地方,他也不至于低头,但是绝巅的人物,强大岂是他可想象?

说句不好听,眼前的少女想要杀他,十步之内,杀他如杀鸡!

“前辈,大西瀑应该就在上方。”黑衣人头目愣神半天,才缓缓指了指上游。

“多谢。”叶墨轻轻叹道,朝着黑衣人指的地方,从草丛中走了过去,这回她没有再踏水而行,毕竟在常人看来太过惊骇,她并非路痴,只是不知道路而已,走过的路她基本都记在脑中,甚至当初去古药城,一路御剑飞行的时候,她都曾经问过好几次路。

等到叶墨彻底消失在黑衣人的眼前,黑衣人有些发抖的身形才停了下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身上已经湿透了,当刺客最重要的是保证自己不死,才有可能取敌首级于千里之外,他还是第一次感觉离死亡有这么近的距离。

“老大,那两人已经跑了,我们追不追?”其中一个手下问道。

暴力霸气侧漏 黑白写真风

“还追个屁,这种事赶紧告诉吴宗师,那人极为有可能是转元高手。”黑衣人头目想也没想,直接吩咐道,甚至他本人都觉得叶墨出现在这里并非偶然,说不定就是帮那两个小丫头的,这时候要是不识趣,那少女万一真是两人同伴,杀个回马枪,谁能顶得住?

当然叶墨本人只是单纯的问个路而已,如果叶墨知道,估计也就一笑奈何,她并不想牵扯太多,她已经突破到筑基期,整个九国只要不碰见金丹,何处不敢往?区区江湖琐事,她又不是没事闲的找茬,早就懒得理会了。

此时的大西瀑下,无数早已匿名江湖的武道强者纷纷出现,甚至还有不少不问世事的老怪物,引得众武者一阵大叹,不少强大绝巅的宗师他们见都没见过,几乎都是隐隐于世多年的存在。

此时的大西瀑畔,寒家甚至设下宴席,款待到来的所有武者,在寒家无数老一辈,包括知道寒三年真实身份的老辈江湖强者宗师来看,寒三年就是真正的江湖神话,百年前就无敌于江湖的存在,甚至斩杀仙人,如今又会达到何等境界?

“这些人都是宗师吗?”有小辈武者惊叹道,他们虽然都听自己家的家族长老说过,单是赵国中部江湖,淮北淮南两地的宗师加起来就至少有一百位,而眼前,何止一百位?专属于宗师的那一列酒席,就有两百多人左右。

这些宗师无一不身露傲气,他们是宗师,真正傲然于江湖的存在,仙人见了也得给几分薄面,可以说,在这江湖他们就是真正的天,他们就是真正的王法。

老一辈武者在互相询问,聊家族琐事,而年轻一辈的武者则在河畔嬉笑打闹,互相比武,展示自己小小年纪就取得的巨大成就及实力。

此时宗师席上,一个少年和一个老者亲密的一边喝酒一边说话,哪怕是这少年还不是宗师,大家也纷纷默默地让出一席之地,不为别的,只因这少年有这个资本。

“沙爷爷,那叶墨为何被称为神话?她的如传说般那么强大?以小辈身份斩宗师?”这少年明显傲气不同于其他同年龄的同伴武者,有些咬牙切齿的问道。

他张天懿,乃是整个中部江湖中小辈里最突出的一个,不过二十岁就已经达到了化境巅峰,更是有望在三十五岁之前进阶宗师,这样的人,无一不是前途无量,未来必然发光之人,可惜,这一切的风

头都被一个人压制了,一个十多岁,杀宗师如杀狗的年轻人,叶师叶墨。

可以说,他既将叶墨看做了对手,同时又恨叶墨掩盖住了他的锋芒,人们永远只会记住第一人,那就是叶墨,而第二名只会被第一名踩在脚下,一辈子见不得光,他张天懿苦修十多年,凭什么屈居第二?而且还是屈居在一个比他还年轻的人下面?

“不知道,没见过,不过那也是传闻,据说跟叶墨交过手的宗师失踪了,除了那叶墨的画像从那古药城流传了出来,其他前往古药城想要找她麻烦的宗师,武者部消失了,宛如人间蒸发。”这被张天懿奉为爷爷的老者说道。

“你知道失踪的那些武者都是什么人吗?”沙老者一边喝着酒,看了眼自己已经空掉的酒杯,抬了抬下巴。

张天懿非常默契的给沙老者敬上一杯酒,这时,沙老者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说了下去。

“知道千竹教吗?”

“知道,这乃是我们赵国江湖中一个非常强大的大教,分设七杀堂,每个堂主都有宗师级别的战力,而且还有三位大主教,一位教主,两位教主夫人,无一不是绝巅宗师,真正位于赵国中部江湖绝巅的杀手组织,行踪神秘,据传背后还站着仙宗。”张天懿一边说,一边露出了几分忌惮。

别看他化境巅峰,真遇到杀手组织的职业化境杀手,他也不够看,那些杀手的杀人技无一不是真正战场上磨练出来的,比一般的化境都强,七杀堂的合堂主更是参加过江湖之战的老前辈,无一不是同辈中的至强者。

“不过可惜,据说千竹教已经在不久前解散了…”说道这里,张天懿猛然将眼睛睁大,仿佛猜到了什么。

“是的,你应该已经猜到了,千竹教七杀堂七位堂主,再加上三位大主教都去埋伏了叶墨,可是结局如何?”沙老轻轻看了张天懿一眼,有些东西不说破,张天懿心里已经有数。

“那叶师真有这么厉害?”突然身后一道少女音传来,同时传来的还有一阵倡人心扉的异香,这是少女的处子之香。

少女面相清纯儒雅,手里正握着一卷诗书,举止高贵,仿佛是不问人世的仙女,再配合身体的幽香,让人忍不住无尽的遐想。

“凌妹来了?”沙老抬了抬眼皮,也将这座位分给了少女一些,宗师让座,无一不意味着少女身份的高贵。

其他小辈也纷纷看见了这名少女,一个个打闹争吵的更厉害了,仿佛个个都想在少女面前露个头,能得此女青睐,就算是肝脑涂地,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寒凌儿真的是她。”也有其他少女武者不仅的吐了吐舌头,长得能让同为少女的她们都忍不住亲近,呵护一番,可以看的出来这寒凌儿是长得何等天仙下凡了。

“叶师厉害是厉害,不过我觉得还是贵家的寒大宗师,寒老祖更厉害几分,您觉得呢?”就连张天懿这傲气于顶的少年都拍马屁道,眼中露出一丝的暧昧。

寒凌儿,那可是寒家嫡系子孙中成就最高的一位,也是地位最高的一位,可以说整个寒家一大半的开销,以及行商,通商的事都是此女在办,真正的才女,说一声天才少女也不为过了。

正所谓,得妻如此,夫复何求?若是得了此女,背后有寒家撑腰,一般的武者至少可以少奋斗二十年,更何况寒凌儿本身就是绝色,在江湖中,虽然不入江湖,却是不少武者的女神,心目中的圣女。

“有懿哥出马,这寒凌儿,岂不是被吃的死死的?”也有张天懿的支持者说道,在他们眼中,张天懿和寒凌儿可谓是天作之合,一个能武,保家族世事安康,一个是才女,能相夫教子,儿孙满堂。

“呸,寒凌儿凭什么就要嫁给张天懿?人家的事轮到你们插手?”也有人诋毁道。

不过,只见寒凌儿,一抹头,坐在了沙老旁边,并没有搭话张天懿,让张天懿以及支持者,好一阵尴尬,看得出来,寒凌儿是真没有结交张天懿的打算。

“那些马车是谁的?”沙老朝着远处的草丛之中一指,只见那草丛之中虽然隐秘,但是还是隐隐能看见马车的边廓,虽然让人看也无所谓,却并非所有人都有资格观看淮北第一人寒大宗师和淮南第一人叶师的对决。

“是一些商业上的合作者,如果沙老不嫌弃的话,还请让他们开开眼界。”这寒凌儿不愧是小小年纪就已经经商兴业,被誉为天怜才女的才女,根本就没有一点如张天懿见了沙老的低三下四,反而是悠然自在,被宗师盯着,也毫不动摇,仿佛她跟沙老是一辈人,是同龄人在交谈。

“合作者?谁?”沙老点了点头,让凡人见见武者,属于江湖的世界倒也可以,省的让凡人觉得武者没用,落了武者的笑话。

“古尚文。”

“谁?古尚文?古家商会的大少?”就连沙老都满脸震惊,露出一份果然如此的表情,怪不得这寒凌儿对张天懿一点都看不上眼。

这古尚文可真是不

得了,整个赵国的商界,只要是不出这个赵国,就都有古家的身影,可以说一个商会没有后台能做到这种程度根本就不可能,商人最擅长就是结交,恐怕每个修仙门派的背后多多少少都有古家一点关系,因为这层关系,古家可谓是无往不利,在赵国商界干掉不少竞争对手,比之区区张天懿,古氏商会才是真正的龙头大佬。

“寒凌儿,还不快去把古少带过来给大家认识认识?”这时,寒家的一位老辈人眼睛一亮道,哪怕是他们对商业一窍不通,那也知道古氏商会的厉害,如今寒凌儿这般作为,可以说是已经芳心暗许古氏大少了,连带面见族里人都有了。

“为什么要见?不过是朋友而已。”寒凌儿却有些厌烦道,古尚文确实是不错的婚假人选,可惜她心中暂时还没有这种想法,寒家老一辈一直都太过看重利益,把她寒凌儿的一辈子大事都看做利益。

只听轰隆隆的巨响从大西瀑处响起,一道道白烟蜿蜒而出将整个席会之所,整个瀑布湖畔都遮盖起来,千丈林顿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阵阵雾气,笼罩四周,别说是人了,鸟进了里面也得迷失方向。

“寒凌儿,翅膀硬了?怎么跟族老说话?”猛然间,在瀑布之下,一道声音传来,仿佛有着无止之威严。

“恭迎寒三年,寒大宗师。”

“恭迎寒三年,寒大宗师。”

顿时之间,无数的尊崇声响起,甚至有人在这股威严一下,直接差点忍不住跪下,太霸道了,这股气势,仿佛这声音的主人就是天。就是地。

寒凌儿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在世家最看重就是辈分和能力,寒家没有一个是废物,都是个个地方的精英,可以说整个寒家就是个精英聚集体。

而她寒凌儿敢叫板族老,不按辈分,就是因为她有着这样的实力,不过在寒三年这位大宗师下,她永远也不可能是寒家第一人,只要寒三年活一天,寒凌儿就只能听寒三年的。

在某些方面,寒凌儿倒是和张天懿很相似,都是天才,都是被人压制,而今日大西瀑的一战,空前璀璨,世人瞩目,仙宗估计都有人暗中观察,只可惜主人却不是他们俩这种千年老二,而是真正的两位神话!

也有人嗅到了一丝不对劲,寒三年出关了,真正的,神话之战,恐怕就要开始了!

两位江湖之神话,终有一个会失去光辉,陨落天际,而另一人则会拥有主宰整个江湖一切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