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欢迎你大驾光临1

扶余洪的不情之请很简单。

那便是希望能和倭国遣唐使、新罗遣唐使一同前去拜见陈正泰。

让他单独见陈正泰,他是不肯的。

扶余威刚听了,只是笑,他当然清楚,这个扶余洪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现在百济处于弱势,风雨飘摇,此次遣唐使入长安,就是要解决百济国未来的问题。

若是能和大唐谈妥,固然是好。

可若实在逼不得已,就只能狗急跳墙了。

百济国并没有太多的底牌。

所以扶余洪很清楚,单独去拜见陈正泰,势必会让陈正泰吃干榨净。

眼下百济人唯一能保证他们百济国利益的办法,就是和倭人、新罗人共同进退。

哪怕就在不久之前,百济和新罗之间还有矛盾,双方兵戎相见。

可是这并不妨碍扶余洪拉上新罗人一道,以此减少大唐对自己的盘剥。

雪纺妹子甜美又清秀

因为三国距离最近,在扶余洪看来,这一片乃是三国共同的地盘,即便大家是世仇,可是只怕没有任何一国愿意接纳大唐将触手伸进百济国,往后还那落地生根了。

他们共同的目标是,大家彼此之间固然有很重大的矛盾,可大唐最好离得远远的,大家派出遣唐使,甚至朝贡称臣都没有问题,名份上臣服大唐,我上贡自己的特产,你大唐给我赏赐。

因而在他看来,拉上新罗遣唐使以及倭国遣唐使,这是最好的选择,百济国固然已经风雨飘摇,可有了倭国和新罗的撑腰,至少可让大唐收敛一些。

这等算计,乃是外交中的常态。

扶余威刚很清楚,这个计划,扶余洪必是早在来之前就想好了,也是扶余洪的两个杀手锏之一,此时若是不肯答应,扶余洪宁愿僵着,也不愿继续接触。

毕竟涉及到了百济国根本利益的问题,扶余洪只是一个传声筒,来之前一定和王太子,也就是现在的百济新王商议过了。

扶余威刚笑道:“这不合规矩,显然也不合韩国公的心意。不过……你既坚持,看在你我同一个列祖列宗的份上,索性我便做个主,暂先同意了。”

扶余洪这才松了口气,他可不愿和扶余威刚一个祖宗。

于是,扶余洪立即让人去请倭国和新罗两个遣唐使。

这倭国遣唐使乃是犬上三田耜,其实他在贞观二年时,就来过一次大唐,也算是对大唐有所了解了。

只不过犬上三田耜虽然在大唐受到了礼遇,李世民也派出了使节随犬上三田耜东渡倭国,表示友好。

只可惜……这美好的交流活动很快便戛然而止,大唐的使节抵达了倭国之后,按理应递交国书,不过按照规矩,需倭王面北行礼,接受国书。倭人显然认为这对于倭国而言乃是侮辱,于是拒绝接受,双方争执不下,唐使见倭人不上道,只好返程。

因而在历史上,这倭国第一次派出遣唐使,很不愉快,而倭国方面自居岛国,此后也没将与大唐的交往放在心上,直到三十年之后,等到大唐国力不断的增强,倭人这才又重新派出遣唐使,第二次就学乖了,愿意行藩臣之礼。

此次,因为出现了大唐水师袭了百济国这突发情况,倭国内部也是议论纷纷,毕竟大唐水师突然变得强大,既然可以出现在百济,那么同样可能成为倭国的隐患,因而让犬上三田耜重新出发,前往大唐一探虚实。

犬上三田耜接受了使命,带着浩浩荡荡的使团出发,这一路,他都和新罗、百济的遣唐使接触,显然对于犬上三田耜而言,他是无法接受大唐的势力扩张到百济的!

百济与倭国隔海相望,今日大唐彻底控制住了百济,下一步……可能就使倭国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了。

三人收拾了一番,便出发陈家。

这陈家占地规模极大,又是新宅,雕梁画栋,亭台楼榭隐在院墙之内,让这三个使者看着颇有几分心怯。

可是人都已经到了,临阵退缩是不能够的,于是强打起精神进去!

陈家下人将他们直接带到了中堂,陈正泰则已在中堂的主位上坐着了,头顶着‘积善人家’四字的匾额,这积善人家的匾额,乃是三叔公派人定制的,请的乃是大学士虞世南亲自手书,而后再让人拓下来雕刻。

有钱了嘛,总是要有点面子的,而且还要显得有道德,这积善人家四字,恰好与陈家的家风相契,陈大善人的美名,远播关内外,人尽皆知啊!

陈正泰坐着,稳如磐石。

三个遣唐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却见陈正泰左右,又有四五个人,个个都是侍卫的模样,分别是娄师德、薛仁贵、苏定方,还有那黑齿常之。

这四人坐在陈正泰的侧边,众星捧月一般。

遣唐使不行礼。

娄师德便大喝:“足下何人?见了韩国公,为何不行礼。”

扶余洪便看着倭国遣唐使犬上三田耜,三国之中,倭国实力最强,所以扶余洪希望犬上三田耜能为自己撑腰。

犬上三田耜是有和大唐交恶以及打嘴仗经历的,所以底气比新罗人还有百济人更足,他微笑道:“我奉东方天子之命前来,乃是特使,不宜行礼。”

娄师德面带怒容,正想说什么。

陈正泰则是摆摆手道:“不必多礼,都坐下说话吧。”

三人各自落座。

陈正泰随即便道:“我奉皇帝之命,与三位遣唐使交涉,只是不知,你们的国书可带来了吗?”

犬上三田耜觉得此时贸然进上国书有些不妥,便没吭声。

不过扶余洪倒是有些急了,现在虽然闹得僵,可事情迟早还得有进展,只要不涉及到百济的根本利益,早一些进上国书也是理所当然,最好早一些明晰大唐的态度为好。

于是便道:“我带了国书来。”

说罢,他将国书交给扶余威刚。

扶余威刚双手捧着,小心翼翼的进至陈正泰的面前。

陈正泰接过,飞快的扫了一眼。

里头的内容并不新鲜。

大抵是百济国愿意称臣,并且派出质子,从此之后愿意称藩朝贡的事。

再多的条件,也就没有了。

当然,其中有一条,是希望大唐能够善待他们的太上王。

显然,百济国的那位新王有点不厚道啊,他爹被大唐抓来了,也不想讨要回去,只为了表示一下孝心,希望大唐以后好好帮他养着。

陈正泰为这俘来的百济王表示遗憾,看来他可以去给太上皇李渊凑对了。

陈正泰看过之后,便随手将国书抛到了一边。

这个举动很轻佻。

让扶余洪皱眉。

事实上,这国书是在百济朝廷中争论了很久才做出的妥协,其中最大的争议就是派出质子,当时许多百济人认为这是妥协的太过,这还是王上力排众议的结果。

可显然陈正泰对此极不满意。

于是扶余洪看着陈正泰道:“韩国公以为如何呢?”

“笑话。”陈正泰毫不犹豫道:“百济屡屡挑衅大唐,为虎作伥,现在只称臣就罢了?既然称臣,就要有称臣的样子,只是派出质子,远远不够。”

这态度很不客气。

只一听就晓得,百济提出来的条件,大唐远远没有得到满足。

扶余洪一时无言,他没有追问大唐想要提出什么条件,因为此时追问,反而会让自己陷入无法回答的境地,倒不如充傻装楞,所以故意看向倭国遣唐使犬上三田耜。

犬上三田耜顿时明白了扶余洪的心思,于是与新罗遣唐使交换了一个眼色,才咳嗽一声道:“韩国公,百济国愿意称臣,永结秦晋之好,有何不可呢?大唐处中原之地,沃野千里,莫非还垂涎百济这区区数百里的土地吗?大国固然带甲无数,可是小国自也有保全之法,这大唐与百济毕竟山长水远,为何要苦苦相逼呢?”

他一副和事老的态度。

不过显然这犬上三田耜有点轴,你和事就和事,一开口,怎么更像在故意挑衅一样?

陈正泰微笑道:“小国有什么保全之法,愿闻其详。”

扶余洪的脸一下就黑了下来,这特么的……不就是要故意重提王城沦陷的事吗?

犬上三田耜倒是很有底气:“这百济……”

陈正泰摇头,打断道:“不,我问的不是百济,我问的乃是贵国。”

犬上三田耜一听,顿时羞愤,喝道:“我国乃日出东方之国,非小国。”

陈正泰却是似笑非笑地道:“可在大唐面前,贵国就是小国,所以我才问你,倘若我大唐来征讨,贵国有什么保全之法?”

这话问的,让犬上三田耜一时羞怒交加,他很快就明白了陈正泰的意思。

百济人拉了倭国和新罗国一起来交涉,本质上就是希望借倭国和新罗来给大唐施压。

陈正泰想要逼迫百济做出让步,与其专门找百济人算账,倒不如……直接找他犬上三田耜,只要压住了犬上三田耜的气焰,这百济人就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了。

犬上三田耜来了两次大唐,还没见过有人这般无礼的,不是都说大唐人文明,就算是骂人都拐着弯的吗?

犬上三田耜压抑着火气,只绷着脸道:“我奉天子之命,是为了交好而来。”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陈正泰则是冷冷地道:“贵国有什么保全之法?”

犬上三田耜再也控制不住,腾的一下火起,于是咬牙道:“我国有勇将数百,兵五十万。”

当然,这是吹牛。

陈正泰摇头:“勇将,你也是勇将吗?”

“我自然不是,只是……”

“看来你是吹嘘。”

陈正泰笑呵呵的看着犬上三田耜。

犬上三田耜气得七窍冒烟,可毕竟是搞外交的,还是深呼吸:“我是仰慕东土大唐,知此地乃是礼仪之邦……”

他意思是,我原来以为你们是讲礼的,谁晓得如此蛮横。

陈正泰叹息道:“有一句话,叫以德报德,以怨报怨,这礼是对朋友的,那么贵国是敌,亦或者是友?”

犬上三田耜本来汉话就生硬,怎么可能和陈正泰比?

这陈正泰缺德之处就在于,平日里耍嘴皮子,碰到了那些御史、清流就怂了,嗯,耍不过嘛!可是对上犬上三田耜,却几乎等于是拳打幼儿园,脚踢幼儿园,顿时觉得自己威风无比。

此时,他继续道:“在我大唐眼里,贵国的武士,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莫说是不是真有五十万,便是百万,三百万,也不值一提。”

犬上三田耜已经气的战栗,他恶狠狠道:“是吗?”

陈正泰高傲地道:“不知贵国使团,可有你所言的骁将吗?”

犬上三田耜还真有,毕竟是东渡大唐,使团里自是带了不少骁勇的武士。

于是犬上三田耜冷笑道:“我国风行比武较艺,一较高下,韩国公如此有自信,那么……不妨就请你们的将军来比一比,我听闻贵国有秦琼、程咬金等,擅长一些刀剑之术,倒是很想讨教。”

陈正泰用一种近似于羞辱似的目光看着他,老半天才道:“和秦将军、程将军比,你也配?”

犬上三田耜不断的提醒自己,不要激动,不要激动。

陈正泰随即又道:“我这里,倒是有几个护卫和为我陈家看大门的随扈,你随便点一个,让他们来和你的武士来比一比吧,倘若输了,我自当将你待为上宾,可若是赢了,当如何?”

犬上三田耜冷笑的扫了一眼陈正泰身边几个‘护卫’,面色狞然起来!

他算是听出来了,这是故意羞辱他呢。

陈正泰显然在打着一手好算盘,要压过倭人一头,就得用这种方法。

倭人最擅长的就是好勇斗狠,国内得武士,也是比武成风,对于那些剑术刀法的武士,他们恨不得将这些人供起来,这也是犬上三田耜所谓自傲的本钱。

用魔法打败魔法,才能让人服气。

只要压过了倭国,这百济也就变成案板上的鱼肉,乖乖的接受大唐的条件了。

…………

昨天第三更送到,睡一觉,然后更今天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