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第一次有人帮他做馄饨,散发着香味的汤汁里,一颗颗剔透饱满的馄饨,配上点点翠绿的香菜,色香味俱全。

  他拿起勺子舀了几个,一咬开就觉得唇齿留香,仿佛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眼眶不由得湿润起来。

  等他细细地品尝完了之后,也慢慢说起这些年做过的事,“……秦桑家里的那个贼是我找的,不过我事先嘱咐过他,不能伤害秦桑,还有就是上次订婚宴的照片是我安排的,因为我觉得莫丽这个人有问题,而且我爸骗了顾家,早晚会出事的。”

  宋婉瑜虽然有心里准备,但是亲耳听见这些,她还是不高兴了,其他的倒也罢了,那时候他明知道那时候秦桑怀着孕,还让人带刀进去,如果不是秦桑聪明,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这些事你跟警察说了吗?秦桑知道吗?”

  “说了……但是秦桑,我还没有告诉她。”就是因为他能交代的都全部交代了,警方才没有追究他的责任,否则难免要背个帮凶的名头。

  宋婉瑜面色微愠,“如果你把秦桑当作是朋友,就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事。”为什么一定要听莫擎仓的命令?

  “我能怎么办?”莫展豪也不想受人摆布,但是他的姐姐还在莫擎仓手里,那是他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我不听他的话……”

  “你是担心失去莫家养子的身份吗?”宋婉瑜只能考虑到这个可能性,五指微微收拢,“一开始我以为你是坏的,但是后来又觉得,你只是伪装的,现在看起来,现在看来……你还是舍不得你的身份地位。”

  他感念莫擎仓的恩情可以理解,但是害人之心不可无,难道就不能离开莫家吗?

  “婉瑜……你为什么会这么想?”他把一切都告诉她了,是因为不想欺骗她,不是想让她误会的,“如果我不听他的话,我姐姐就会出事,这世上我就剩她一个亲人了。”

  “你姐姐?”宋婉瑜没想到他还有个姐姐,心头跟着揪了一下,莫擎仓也太无耻了些!

  “嗯。”

   初秋的赤裸凉意袭人

  “她在哪?”

  “我不知道……过段时间,我准备登报纸找她。”现在他虽然过得忙碌艰辛,但是比以前自由了不少,要是金莲看到报纸,说不定会过来找他。

  宋婉瑜已经听说了莫擎仓被关押的消息,如果莫展豪无法切割这份感情,也没办法将对方当做长辈,滥用职权,包庇罪犯,关五年实在太少了,她想到莫展豪放在她那里的怀表,心中有些疑虑,“既然你有姐姐,为什么会被莫擎仓收养?”

  莫展豪道,“我记事的时候,家里就已经没落了,亲生父母的模样我也记不大清楚,只知道母亲是被父亲打死的……村里没人敢报警,草草把人埋了,接着受苦的就是我们姐弟。”

  为了逃避父亲的毒打,姐姐带着他四处流浪,有时候好多天都吃不饱,却不懂得把仅剩的一块怀表拿去还钱,而且那是母亲留下的东西,姐弟两都特别珍惜,时时刻刻带在身上。

  在莫展豪的印象里,姐姐长得很漂亮,还很会唱歌,而且对他很好,有一次莫展豪生日,姐姐给他带了一颗糖回来,那时候他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等他长大了,要买好多糖给姐姐吃。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多左右,有一次,姐姐叫他在车站等自己,莫展豪乖乖地答应了,可是等了好久也不见姐姐回来,后来他不小心睡着了,再次醒来的时候,面前是两个不认识的人。

  后来莫展豪才明白,他是被人拐了,那时候他心里害怕,直觉告诉他对方是坏人,只好假装听不懂普通话,还装出一副痴呆的样子,才成功骗过他们。

  第二天晚上,他趁着两人睡着了放松警惕,从小平屋跑了出去,那时候也不知道要跑去哪里,拼了命地往前冲,最后两条腿都要跑断了,接着就遇到了莫擎仓。

  对方看他可怜,买了东西给他吃,还问他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父母在哪,但是莫展豪什么都不知道,别说父母的名字,他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全,只能一直摇头,再后来莫擎仓就收养了他,并且承诺帮他找到家人。

  大约在他十几岁的时候,莫展豪听说他的父亲死了,姐姐已经结婚了,他一直想找个机会去探望姐姐,可原来那个家已经没人了,莫擎仓更是找借口不让他见姐姐。

  慢慢的,他开始怀疑姐姐是不是还活在这个世上,莫擎仓是不是在欺骗他,直到他收到一封信——

  那封信是他姐姐写来的,信里说她现在过得很好,让他不用担心,还提到了小时候的一些旧事,并且告诉他要好好读书,做个好孩子,听莫擎仓的话,以后有机会自然会相见的。

  就是因为这封信,让他相信姐姐还活着,并且有个幸福的家庭,他也要好好学习,让姐姐开心。

  但是等这些都实现了,他的姐姐却再次失去了踪迹,甚至还改了名字……以前明明不叫金莲的。

  ……静静地听他说完这一系列的事,宋婉瑜握住莫展豪的手,希望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安慰他,“小豪,你一定能找到姐姐的,到时候我跟你一起去见她。”

  她能想到他的无可奈何,泥潭深陷,这个世上本来就没有那么多自由,就连宋婉瑜自己,也得被规规矩矩地束缚着。

  “嗯。”莫展豪感动之余,忍不住伸手抱住她,他可以不用理会任何人的目光,但宋婉瑜的鼓励令他宽心不少。

  不过她没办法出来太久,两人说了一会儿话,莫展豪很快把人送到宋家附近。

  “快点回去吧,别让家里人担心。”他伸手理了一下宋婉瑜的衣领,目光透着宠溺,“还有,今天的馄饨很好吃,谢谢你。”

  “嗯。”宋婉瑜稍稍埋下脑袋,正打算转身进屋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飞了过来,接着她就看到一记拳头直接打在莫展豪的脸上。

  宋婉瑜瞬间惊呼出声,等再看清眼前的场景时,她看到两个身影已经在夜色中扭打在一起,拳头打在肉上的声音格外响亮。破解千年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