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和的日子过的总是很快,转眼已是到了年根底下,两个人肯定是要回到老宅去过的。

春节对于中国人来说是最重要大的节日,漂泊在外的人都会在这个时候回去和家人团聚。

当然,这是他们结婚以来第一个春节,肯定是要在卫家过的。

但是苏篱的心情还是很复杂的,且不说今年的春节会如何,但这么多年了,她对春节一直都没有多大的期盼,也许春节对于别人来说,代表着团圆,但对于她来说,却从来不是这样。

因为有何茵茹母女在,苏篱在这个这里虽然没受到什么虐待,但生活的也不算幸福。

每到年节,苏篱看着他们嘻嘻哈哈的在一起,总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外人一样,被排斥被遗弃。

也可以说,自从他妈妈去世以后,就再也没有过过一个幸福的春节。

但是今年……

应该会好些了吧?

因为有卫乘风在,她应该不会再像从前一样寂寞了。

“在想什么呢?”

卫乘风掀起被子靠了过来,身上还带着刚洗完澡的湿气,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嗯?有心事?”

和你有做不完的事

“没,在想过年的事。”苏篱拉了拉被子,问道:“你们除夕才放假吗?

“嗯,怎么,有事?”

“没有,你这几天有没有给唐牧白打电话?他身体怎么样了?”

卫乘风挑眉,“怎么问起他来了?你老公我还在这里呢,你居然去关心别的男人?”卫乘风的手又开始不老实起来,“有那工夫,你还不如好好关心一下你男人的生理问题?”

苏篱失笑,“生理问题?怎么,你生理上出问题了?”

苏篱这样的话对卫乘风来说无疑是一种挑,逗,本来只是想逗一逗她的,现在火气却是真真的被挑了起来。

手掌覆上某团柔软,半轻半重的揉了一下,“有没有问题,你来亲自检查一下不就好了?”

苏篱轻哼一声,说道:“是你说的,又不是我说的。”

“我可没说我生理有问题。”说着,他又拉着苏篱的手覆上了某处,“你来看看,这是不是有问题了?”

自从两个人和好之后,苏篱才真正的见识到卫乘风的好精力,几乎每天都要折腾她,而且一次还不行,最少都会两次以上,有一次,苏篱实在扛不住了,便问道:“你都不会腻吗?你就不怕晶尽人亡?”

卫乘风则继续耕耘,喘着粗气说道:“你老公我这已经很节制了。”

“卫乘风,你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下?我和你说正经的呢,我明天想约唐念出来逛街的。”

卫乘风想了想,还是放开了她,“需要什么我让人送过来就是了。”

“那就失去了逛街的乐趣,我才不要,你还是把这种手段用在别的女人身上吧。”

“别的女人?我现在除了你哪里还有什么别的女人?”

“反正不用你,我要自己出去买,春节了,我总要给家里人挑礼物吧?这种事情是贵在心意,都要人准备现成的还有什么意思?”

“礼物?有我的吗?”

苏篱看了看他,毫不客气的甩给他两个字,“没有。”猪猪视频官网app